家住朝陽區八里莊的13歲孤兒曹東品學兼優,一直以來想要一臺電腦方便學習,可是與他相依為命的姑奶奶依靠低保生活,根本無力購買。在居委會幫助下,一家愛心企業為他買來新電腦。“我一定好好學習,長大後像別人幫助我一樣,為別的困難家庭解困。”夢想得以實現,曹東喜笑顏開。
  同曹東一樣,朝陽區43個街鄉的百姓在政府幫扶下,一件件困難的事正在逐漸得到解決。三年來,朝陽區政府投入專項資金4000餘萬元,購買了社會組織提供的415個服務項目,涵蓋扶老助殘、志願公益、特殊人群、人文關懷、社會建設等方面,受益群眾達52萬人。
  政府買服務,群眾獲益
  位於太陽宮鄉的小棉襖貼心志願服務協會,最初由10多個熱心居民自發組成,主要為社區殘疾人、空巢老人提供日常陪護、小件維修等社區服務。據協會負責人胡素君介紹,“小棉襖”成立之初,由於沒有資金來源,能夠為居民提供的服務也有限。很快,朝陽區政府找上門,主動為其提供了一筆運轉基金,並派專人上門提供財務管理、法律法務等培訓。當年,“小棉襖”的成員就擴至400人。為了有針對性地開展志願服務,胡素君將協會劃分為“快樂老媽”、“快樂老伯”等7支志願者隊伍,一年就為街坊鄰居提供服務2000人次。
  “政府沒有能力將社區的事全部大包大攬下來。”朝陽區社會辦負責人介紹,2011年開始,朝陽區陸續把社會組織能夠“接得住、管得好”的一些事務,交由社會組織運作,政府每年撥付專項資金為這部分事務“埋單”。
  哪些服務需要政府出資購買?該負責人表示,每一項服務都是經過論證、評比和審核層層選拔後確定下來的,並嚴格按照公開徵集、專業評審、過程監督和社會評價的購買流程,確保政府的每一筆錢都花在老百姓身上。
  截至目前,朝陽區共投入4000餘萬元,購買了包括扶老助殘、志願公益、社會管理等在內的社會服務項目415個,其中尤以對困難群體的關懷服務為主,52萬名百姓成為直接受益者,“政府主導,社會力量參與”的全新公益模式在朝陽區普遍形成。(下轉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籌集社會資金,培育志願品牌
  在政府為群眾購買服務的同時,還有一支龐大的志願者隊伍活躍在朝陽區43個街鄉,成立聯盟為有需要的群體提供志願服務。
  朝陽區文明辦副主任吳志偉介紹,作為志願服務的中樞機構,該聯盟依托中國志願服務基金會,成立以來共募集資金440餘萬元,支持各類志願服務活動,並培育出“藍立方”、勞模志願服務基地、“肩並肩”農民工志願工程等志願服務品牌229個,帶動效應明顯。
  “藍立方”,這個由傳承奧運而來、14所駐區高校學生志願者廣泛參與的項目,已連續運行4年,平均每天提供志願服務600餘人次,成為朝陽區志願服務品牌中的佼佼者;團結湖志願者協會,自北京奧運會前夕成立以來,一直在社區各個志願服務崗位提供口語翻譯、英語教學、助老服務等,參與人數由最初的幾百人增至6250人……
  在志願者聯盟的感召下,一批熱衷於志願服務的居民加入到了志願者隊伍中來。望京“雙閃車隊”、南磨房義務買菜“幫幫團”,成了朝陽區的志願者品牌;三里屯“洋雷鋒”、麥子店國際志願者中心等外籍人士組成的志願服務隊,也成為志願者隊伍中的重要力量。
  下一步,朝陽區志願者聯盟將積極探索志願者品牌化培育、社會化運作的模式,吸引更多社會資金和智力加入志願服務和志願活動中來,使更多有需求的群眾獲得幫扶。
  42.6萬志願者社區開展服務
  2011年,朝陽區成立志願者公益儲蓄中心。志願者在儲蓄中心網站發佈志願服務信息,再由儲蓄中心組織社工、志願者進入社區挖掘百姓需求。“挖掘一批,匹配一批,實現志願服務供求信息的無縫對接。”中心負責人李茂峰說。
  就讀於北京師範大學的隋靜宇主修教育學,英語口語流利,文字表達能力也比較強。在一家社會工作事務所的牽線搭橋下,她成了香河園街道的一名志願者,每周一次前往光熙門南里社區的李銳芳大媽家,免費為她的孫子輔導功課。
  同隋靜宇一樣,來自北京師範大學、中國青年政治學院、中華女子學院等6所高校的其他47名大學生社工,正在為朝陽區11個街道開展包括慰問空巢老人、提高兒童學習能力等公益服務。“這些大學生有熱情也有能力,我們根據他們的專業、特長,為有需求的家庭配對。”李茂峰介紹。
  截至目前,朝陽區共有各類志願者42.6萬人,幾年來共為社區居民、困難群體提供志願服務項目上百個,愛心幫扶體系得以形成。  (原標題:三年投入專項資金四千餘萬元)
創作者介紹

髮型師

bp05bpbl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