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房屋貸款/崔燁 漫畫/劉京
  一個普通的周末,對小朱、老郭、老宋來說是牌友相聚的日子,不過,除了娛樂也是信息交換——三位都是職業投資人,每隔一兩周就會以七八個人打牌的形式交換一下各自渠道對大盤的看融資法。所以當前來送水的服務員聽到他們為了三中全會的新投資機會爭論時,覺得這群人挺有意思。
  牌友圈台北港式飲茶讓我的生活慢下來
  ■房屋貸款小朱,42歲,基金公司研究部主管:
  許多的電話在響,許多的事要備忘……四十不惑就登上基金公司研究部主管的小朱是以業績說話的,他管理的基金動輒躍上各大排行榜的前十名,但畢業於清華計算機的“七零汽車借款後”卻覺得自己已經是“大齡”,他在打牌的時候跟牌友抱怨:“最多再做十年吧,身體吃不消。”
  “牌友圈”里小朱乾的是最“正經”的活,他每天七點多就讓司機送到單位,因為晚了碰到早高峰隧道會很堵,他往往在陸家嘴公司附近吃完早餐,就步行回辦公室開始一天的工作——先看已經開盤的日本股市,以及隔日收盤的歐美行情,再看一下政策消息面和上市公司動向有沒有被遺漏的部分。八點十五分,是每日的晨會,他會跟團隊的基金經理一起討論下對股市的看法,今天的操作策略。比較特別的是,這個一小時左右的會大家是站著開的,因為小朱信奉一個站著的早晨肯定比坐著的效率高,當然也順便減減有點顯山露水的小肚腩。
  “最近比較忙,因為三中全會帶來不少熱點。光研究報告每天都是海量涌來。”小朱說。而牌友最看重的就是小朱作為專業機構處獲得的訊息。“其實這個牌打得很有‘集體感’,比如股市大跌的時候,集體情傷,這兩天機會來了,大家就都很有激情。”牌友們笑著說。
  但小朱對自己的這份高薪工作卻並不十分滿意,他指著上下起伏的股指線說:“人生跟投資是一樣的,如果在錯誤的路上走得越快、越遠時,付出的代價也越高。”小朱說,大概是從兒子有一次幼兒園活動直接略過他找媽媽時,“這種被直接忽略的感覺讓我覺得有點恍惚,突然不知道自己追求的成功有什麼意義,好像努力打拼談所謂的夢想,但這個夢想其實是別人的。”
  而在牌友圈,的確有不少功成身退、急流勇退的投資達人。“以經濟、成功為中心的社會活動日益吞噬了男人的家庭角色,其實除了工作和社會活動,我缺席家庭角色很多年了。”小朱說,大家還一起商量著增加運動量,參加上海馬拉松跑。當上班族抱怨著每日下班回家腰酸腿疼的、忙著刷微信——機械地評論轉發的時候,小朱已經穿上跑鞋,開始征服自己當日的里程。
  牌友“拆借”幾百萬不談利息
  ■老郭,49歲,資產管理公司總經理:
  與小朱相比,老郭這個總經理當得很瀟灑,因為這家資產管理公司就是他自己開的。他介紹,在浦東陸家嘴附近像他這樣的“迷你”投資公司有不少。“我們從來不做廣告,客戶就是以前在券商工作時信任我的客戶,我走了,他們的資金跟著我一起‘搬家’。”老郭說。
  其實,老郭的投資人生頗為跌宕起伏,在2000年的時候,他的個人資金已經達到了2000萬元,不願意受制於朝九晚五的營業部生活,他果斷辭職單干,併在2005年註冊成立公司。沒想到,2008年金融市場風雲突變,老郭不僅輸掉了所有資產,公司也快撐不下去了。“當時,是瞞著投資伙伴自己的實際情況,又借了500萬元,幸好一年之內打了個翻身仗,讓資金重回到千萬級。”而施以“援手”的,正是“牌友們”。
  有了這次“驚魂”教訓,河北人老郭開始在上海買房置業,對資金投向的風險控制也更加嚴格。老郭說:“我每天賬上的輸贏大概在30萬到80萬間。以前創業期是很揪心的,去歐洲旅游還要半夜看盤,現在有點麻木了,說好聽點就是承受能力強了,反正就是賬上的數字變動。只要你不是撒手不乾,一切都會有大變數。”
  老郭閑來頗愛看歷史書,他最喜愛的是1950-1980年代:“那時社會漸漸從二戰陰影中恢復,雖然節衣縮食,但人們對未來懷揣希望,彼此間講究愛和奉獻,以及默默守護。在泡沫經濟到來之前,是一段美好的年代。”上海原本在他眼裡,是現實、金錢至上的城市,但在結識了這群“牌友”後,他說:“我們互相之間拆借,動輒幾百萬,從來不談利息。”
  全職炒股是種生活情趣
  ■老宋,52歲,職業炒股人:
  老宋也是牌友活動的“積極分子”,基本上每次聚會都是他帶頭吆喝。
  老宋曾是一家大國企的領導,後來因人事鬥爭,沖冠一怒索性辭職了。閑來無事被幾個大戶朋友慫恿著去炒股,一來二去自己也坐進了大戶室。他特別喜歡股民間以輸贏論英雄,沒有職位高低的勢利。
  “本來我自己也有一定的職位,掌控著一點權力,但後來發現,權力會反過來愚弄自己。”在老宋看來,每個人的人生追求不一樣,他們沒嘗過擺攤的樂趣,嘗過了再去弄權的,那就是他們沒有生活情趣。
  老宋的一天過得比較悠閑,上午步行20分鐘到證交所大戶室,有行情的時候炒股票,大盤不好的時候就呼朋喚友打牌,下午三點半以後去買菜,然後回家燒飯做家務恭候老婆孩子回家。
  “之前剛辭職時,也曾在家裡炒股,後來覺得不行,一個是心理上過不了坎,感覺自己就像沒用了,人精神不好了也邋遢了。”老宋說,沒有人願意是一座孤島,生活在和諧的、互相支持的人際關係中,是所有人的渴望。所以一開始炒股票是為了給自己個事情做,但投資圈真的很重要,比如這些看上去衣著普通,甚至有點邋遢的不修邊幅的中年人,不少仍然是投資圈裡的“腕兒”,借助這些朋友之力,老宋資金迅速進入快車道。
  老宋開玩笑說:“以前當領導的時候,家裡堆滿了各種禮品,既不拆也不知道送的是什麼。現在成自由人了,偶爾朋友送來螃蟹、掛歷都會很高興,也有時間細細品嘗把玩了。”  (原標題:投資圈裡的牌友)
創作者介紹

髮型師

bp05bpbl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